《巴比伦柏林》S3E9:缺爱有情人终成眷属

本集又是信息含量大、剧情推进多的过渡集——当然,大家最惊喜的还是结尾时格里安和夏洛特“修成正果”的拥吻。

在这个纷乱而冰冷的时代里,轻轻的一吻也许微不足道,但多少能给予人一些温存的暖意。

本集开场是“万能”的施密特博士做广播节目,柏林城中许多人都在听,包括格里安、埃斯特尔、阿尔弗雷德,还有成千上万受到战争创伤的人……

施密特提倡通过“科学”寻找出路,广泛使用义肢义眼的说法,甚至有些“蒸汽朋克”混杂早期“赛博朋克”的味道,“我们将创造人类机器,摆脱痛苦和恐惧”。

让死者通过机器新生,赋予科幻&奇幻故事传统神话的内涵,埃斯特尔将会和崔斯坦·霍特一起演绎新编的“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克”爱情悲剧。

此时警方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,连环凶杀案嫌疑人被绑走,佛陀面对媒体基本上还是一问三不知,他们必须尽快找到瓦尔特,否则就难做了。

然而最有可能绑人的埃德加却表示不知道瓦尔特在哪儿,自己去医院见过格里安又不能作为抓人的证据,他还咬定“有人想毁了我”,并反问警方“你们尽力了吗?”

非常时期真得用非常手段了——之后,格里安建议佛陀使用新方法,即还存在于理论中的“犯罪读心术”。

两位当家人接连出事,约瑟夫也挡不住银行来没收大宅子抵债了,在“外人”前来看房时,埃斯特尔直言妹夫正在“背叛”他们。

埃斯特尔不愧是黑帮老大的夫人,脾气上来了直接鸣枪赶人……但逞一时之快终归不是长久之计,她必须面对衰败的现实,或是重整旗鼓。

等埃斯特尔再次回到片场时,我们才发现原来瓦尔特被安置在了这里——看来埃德加已经做出了“成人之美”的决定,让瓦尔特和埃斯特尔在一起了(大哥真大气!)。

瓦尔特重伤难愈,埃德加又身陷警局没有回来,这就给了长期受压制的埃斯特尔一个好机会,她能尽情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了。

埃斯特尔把力挽狂澜的希望赌在了电影上,她相信在自己的才华和努力下,片子定会大获成功,她将走出和男人们截然不同的道路,用本领、用艺术去打败那些看轻自己的人。

温特建议阿尔弗雷德从母亲身上落手,结果还是靠瞒骗——这天早上,韦格纳拿着暗藏有复写纸的文件去找玛丽安娜签字了。

年事已高的玛丽安娜依然牢牢掌握着尼森集团这个庞然大物,从其言辞来看,她的投资意向十分保守,绝不可能支持儿子的疯狂计划,因此压根别想让她转变观念,连提都别提。

老太太哪里知道儿子刚刚算计了自己,还提出一起吃午饭、缓和与儿子的关系呢……

接下去,阿尔弗雷德连同韦格纳伪造了玛丽安娜的授权书,使前者拥有了动用尼森集团庞大资金的权力。

由此看来,阿尔弗雷德最想报复的还是自己的母亲……但这不代表要和钱过不去,至少在他看来,自己是帮家里赚大钱——通过一笔1亿600万马克的豪赌。

看着安娜玛丽亲笔签名的文件,基金会的阿伦森这下没辙了——他不是没有怀疑,可不知是不想触霉头,还是对阿尔弗雷德的计划有所改观,他爽快地“上船”了。

理查德“失踪”了,不安的斯坦尼斯来询问温特怎么回事(看来先前理查德确实先去找了温特)。

温特轻描淡写地说“理查德曾去警局与格蕾塔对峙过”,还坦言不用担心,这反而加重了斯坦尼斯的不安。

另一方面,斯坦尼斯是来向温特要“活动资金”的——如今在民间混得风生水起的纳粹党,在“国家高层”仍然缺乏力量,还得仰仗温特等上层人士的鼻息。

野营活动回来后,凯斯勒花钱买走了毫无主见的爱尔娜,并且和皮条客阿里发生口角,他们俩可是一直互相看不顺眼。

两人刚回到家,心急如焚的斯坦尼斯就找上门来,询问凯斯勒是否见过理查德,还问起近期有没有人来找过他,这才得知出现过一位“国社党的施耐德”。

斯坦尼斯可不认识这位“施耐德”,他进一步意识到了危险:理查德恐怕凶多吉少,现在凯斯勒也被盯上了,也许是警察秘密查案,也许是温特杀人灭口,无论是什么他们都要吃大亏。

然而这一次,被“爱情”冲昏头脑的凯斯勒不准备听领导的话了,这也为真相揭露留下了机会。

温特的助手已摸清了凯斯勒的情况,在夜深人静时找上阿里,给了对方钱和枪去解决对自己“有威胁”的凯斯勒,并承诺事后还有赏金。

理查德能被警方发现,就意味着凯斯勒也极有可能暴露了,温特不能冒这个风险,他需要斩草除根才能放心。

卡特尔巴赫的报道已经影响到了“黑色国防军”的建设进程,一直没找到人的温特开始坐不住了,他主动来找格里安询问老邻居的行踪,还请格里安一起去旧宅找人。

温特此举不光是想找人,还有试探格里安立场的意思:就算你不和我一条战线,我也得确保你没与我作对。

他们发现伊丽莎白曾经包庇了卡特尔巴赫,但现在确实没找到人——这个结果,可以让温特信服。

“遗憾自己没帮上忙”的格里安回到家后,见到了早就偷偷转移到他家的卡特尔巴赫——看来之前伊丽莎白的种种言行背后,果然还是格里安出的主意。

总说格里安这个人没有“立场”,但他忠于职业、忠于真相,就是最大的立场了。

至于“象征性”受到指控的伊丽莎白,则跑来找汉斯律师帮忙了。汉斯笑称她身上的都是小事,不值一提,倒是卡特尔巴赫惹上了烦——汉斯认可了卡特尔巴赫行为的“正义性”,这是新闻自由,更是为了遵守更高级别的国家法律。

汉斯认为卡特尔巴赫不能出面打官司,否则会被“玩手段”拖死,还是继续躲着为妙,他会帮忙辩护。

这也不稀奇,在革命、动荡的年代里,有着无数个“把理想和信仰看作至高无上追求”的青年男女。

夏洛特拿出了259马克的全部存款为伊尔莎治眼睛,手术还算顺利,三天后就能拆线了。

在回家的电车上,彼此间有过龃龉的姐妹俩牵手微笑——即便可能没有血缘关系,但夏洛特还是不后悔守护她仅剩无几的亲人。

妹妹托尼也在努力独立自主,她真的接了“朗读女孩”的活儿,替有钱的孤寡老男人读书……

莫里茨不想回母亲那儿住了,格里安答应帮他去和黑尔嘉说一声,结果到酒店看见黑尔嘉和阿尔弗雷德有说有笑,男人争强好胜的劲头就上来了——莫里茨的事一句带过,他的重点全放到了“A”身上。

等黑尔嘉告诉他“已经把孩子流掉、不会再回去”时,阿尔弗雷德再一脸“斯文”地凑上来,格里安立马被引爆了……

怒不可遏的格里安先了动手,阿尔弗雷德肯定打不过他……但这是人家的地盘,而且黑尔嘉完全向着对方,最后,格里安像一条失魂落魄的丧家之犬般被扔了出去。

夏洛特和格里安,就这样分别以“快慰”和“失落”的心情,来到了格雷夫的生日派对上。

格里安这一笑,瞬间把两人之间的“暧昧关系”拉回到了先前在病房里牵手的层次之上。

格雷夫的“恩人”和“导师”佛陀也来到了现场,更令这场生日派对熠熠生辉。而后,佛陀也看出了格里安的失落,便打趣说“干我们这行就不该结婚”……对于下属和同僚们的烦恼,他明白着呢。

东道主格雷夫经不住宾客们的盛情邀请,决定高歌一曲,这是一首关于“寻爱”的歌曲,歌唱了爱人之间只有彼此的款款深情。

可与此同时,这首歌也唱进了夏洛特和格里安的心里,他们在应景的歌词中互相注意到了对方,隐藏许久的情绪渐渐扬起。

这个过程也挺有意思:先是不可抑制的激吻,再是得偿所愿的微笑,接着是情意绵绵的对视,随后是心意相通的亲吻,最后才是心有所属、内心坚定的分开。

一直希望“格里安和夏洛特在一起”的朋友,此时最是开心,即便是不热衷这对CP的观众们,看到此幕也应会心一笑:《巴比伦柏林》是一部恢弘大气的时代剧不假,但男女主的相恋,也许更能满足我们隐隐的私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Previous post 河北镀锌钢格板厂家供应防滑水沟盖板不锈钢钢格板
Next post 浑身都是宝的芝麻